他是世人眼中完美無缺的雷家三少,
  
他掌控傲世全球的雷法航空,更掌控周遭的一切,
  
他自視甚高,決不容許有任何事情超出他的掌控,
  
但,生命中有整整一年,他的記憶卻是一片空白!
  
就算他明知在那一年有著很重要的什么存在,
  
卻怎么也不願去面對生命中這一塊殘缺……

  
她撿到了一個會迷路的男人──
  
他什么都好,就是不認得路,
  
所以,她一次次引導他回家的路,



卻也一步步將他引導進入自己心間……
  
但,在兩人即將結婚的前夕,
  
他又迷路了,這次她卻遍尋不著他的蹤影……





男主角:雷法祈(言石)




女主角:沈語禾




第一章



北臺灣的海邊,冬天早晨清冷而寂靜。

  沒有柔和晨曦,沒有鳥叫蟲鳴,有的就只是一片冷藍汪海,和陣陣刺骨海風。

  圍上紅圍巾,穿上白色外套,戴上白色毛帽還有手套,沈語禾拿起一旁櫃上的背包背上,推開油漆斑剝的大門,迎向撲面而來的寒冷。

  站立大門前,她單薄的身子微微顫了下。微闔眼睫,她閉眼承受突來的冷風。

  抬手撩過隨風亂揚的發,她白皙容顏乍現於晨光之下。她黑瞳清幽深邃,柔唇淺薄而微抿。她神情木然:心緒飄離。

  習慣性地,她巡望門外一切。驀地,絲絲失落緩緩進駐她的眼。

  呼吸清冷空氣,一道無聲輕嘆逸出她的唇。微仰容顏,她靜凝遠方淡藍天際,任由迎面冷風再次揚起她齊肩黑發。

  今天,可以等到他吧?淡淡地,柔潤紅唇微微揚起。

  她相信會的,她一定可以等到他回來。他是那樣在乎她,那樣疼她,那他怎會不回來呢?

  她相信他一定會回家來的,只要他愛她,他一定就會回來、像是要為自己打氣加油,也給自己信心,沈語禾 地緊閉雙眸,深深吸進一口冰冷空氣。

  黑瞳一張,她纖長十指在胸前緊握成拳。一如往常,她緊抿紅唇,再一次為自己注入滿懷的信心。

  誰都可以不相信他,但,就她下能,因為她將是他的妻,她有他親口承諾的婚約誓言。那,她怎能不相信他呢?

  甚至,她還有……還有他親手為她戴上的訂情戒。輕觸指上白金環戒,沈語禾斂下眼睫,唇角淡揚。

  不管多久,她相信總有一天,她一定可以等到他,只要她有信心,只要她不放棄,只要他就在這世界某一角落,她就會有找回他的一天。

  就算他又迷路了,她也會想辦法找回他,不會任他一人在外流浪的,縱然以往曾對他讚不絕口的鄰居,如今都已改口告訴她,會迷路的男人不足以托付終身;沒辦法做粗活的男人,不能負起家庭重擔:太過內斂的男人心機過深,是不適合生活單純的她。他們甚至還告訴她,會在婚禮前消失的男人,絕不是真心待她。但,她知道他們都錯怪他了。

  因為她知道他從不願意迷路,也因為當他又意外迷路,在她找到他的那一刻,他總會激動緊抱著她;然而激動過後,他總也是漲紅著臉,總是一臉的羞愧難當。

  她也知道他是做不慣粗活,因為他從不需要出賣勞力賺錢,他只要待在家裏看電視、看報紙,再打通電話,她的證券帳戶裏就會多了好多錢。她還知道他雖然看起來心思深沉,但他總對她笑得開心,會溫柔待她、疼她寵她、會跟哈裏玩,還會陪她爸爸下棋。

  她更知道他會在婚禮前消失,並不是他的錯,而是……她的錯。

  因為,是她遺失了他。

  凝望前方海天一線,她的心思漸漸遠離。

  是她糊涂而大意的遺失了自己的愛人、自己的心、自己的情,還有自己的……[語禾。」身後一聲蒼老呼喚,喚回她的注意力。

  沈語禾轉過身。

  「爸,早。」

  「你又要去臺北?」

  她不語,低垂下頭。

  「唉,你……」沈父搖下頭。「都已經那么久了,要回來他早回來了,不會等到現在的。」

  「他會回來的。」凝看著地板,她說著。

  「語禾,都這么久了,為什么你到現在還不死心?還不肯面對現實——!」

  她無反應,神情寧謐。

  「你這樣每星期都去臺北,就真能找到他嗎?他如果想躲你,你還找得到他人嗎?」

  躲她?沈語禾怔然抬頭。

  「爸,他不會躲我的,他也沒有必要躲我。」

  「不會嗎?那為什么他連通電話也沒打回來過?會迷路,總下會連家裏的電話也忘掉吧?你之前不就是為了避免他再迷路,買了方便聯絡的手機嗎。」

  忽略心底微微痛意,沈語禾眨了眨眼,唇角輕揚笑意。

  「一定是我們這裏收訊不好,所以我才會沒收到,我相信他一定有打。」她笑著重復長久以來的回答。

  「有打?語禾,你到底還想欺騙自己到什么時候」沈父已然動氣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顏容頓僵。但,隨即地,她失聲笑道:「爸,我怎會騙自己?我才不會呢。」

  「我天天都在家裏,就是沒接到他—通電話,就算你和我都沒接到,那你特地為他裝的答錄機裏,怎么也從來沒有他的留言?」他不想再讓語禾自欺下去了。

  沈語禾愣了下,但那也只是瞬間。

  她笑著,語調顯得輕快而自然:「我想那是因為他不習慣對著機器講話,所以才沒留言,一定是這樣的。」

  「你不要再騙自己了!」

  「沒有,我沒有騙自己。」她語氣堅定。「我沒有!」

  「你就當他死了吧,這樣也許你就可以——」

  「不!」她斷然扼止沈父未完的話。

  那「死」字像足一把利刃劃痛了她的心。緊咬下唇,她十指緊握成拳,關節泛白。

  她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,但那陣子她跑遍臺北所有大小醫院,都沒有查到他挂號跟住院資料。

  「我知道他一定還在這世上,我知道他現在還活得好好的,真的,我真的知道,因為我有一種強烈感覺,而且我知道他就快要回來了!爸,請你相信我!」她緊握雙拳:心在滴血。

  「語禾!」

  「我知道他就快回來了,真的,我知道他不會丟下我,他不會的,」握準的手微微地抖著。

  「陽禾,你——」見她唇角微顫,雙拳顫抖,沈父頓然住了口。

  「爸,請……」深吸一口氣,她想穩下差點激動的情緒。「請你下要生他的氣,他只是不小心迷了路,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。」

  「你……唉……」嘆了口氣,沈父搖了頭。

  「我知道他一定也很想回來,爸,他就只是迷路而已,真的,他真的就只是迷路而已。」

  即使沒人相信,即使無法說服他人,沈語禾清幽黑瞳依然閃耀著希望的光芒。

  對他,她有著絕對的自信與信心。頓地,她笑瞇了眼。

  「爸,他真的好丟臉喔,都這么大了,居然還會迷路。」

  「對了,爸———她邊笑邊提醒——我們只能在他背後偷偷笑喔,千萬不能讓他知道,要不然呀,他又會把自己關在房裏生悶氣了。」她笑,笑得淚光閃爍。

  沈父愣望她綻笑容顏。他知道語禾是在笑,但,卻笑得救他心酸。

  看著她眼角隱隱閃動的水光,看著她笑瞇眼裏的凄與悲,沈父雙肩無力垂下「好,他是迷路。」他知道自己無法親手扼殺女兒僅存的希望,只能再一次附和她的選擇。

  「嗯。」知道自己再次說服了父親,沈語禾笑的開心極了。

  移步上前,她緊緊擁著父親,感受他懷抱的溫暖,也感受著他對她的慈愛。

  只是——唉……輕拍著她的背,沈父無奈嘆息。

  輕竄入耳的長聲嘆息,頓然褪去她眼底原有笑意。

  沒了笑的容顏,神情空洞而迷離。

  側轉過頭,她遙望門外那一片越加清朗的藍天,還有那一片冷藍大海——

  「我相信……相信他真的只是迷路而已,就只是迷了……路……而已……」

  近兩年來,她總在休假日來到臺北「鍾愛一生」婚紗門口,孤單的站著。

  頭戴白色毛帽,身穿白色毛外套的沈語禾張大幽亮眼瞳,梭巡著陸續經過她眼前的行人。

  雖有冬陽微微烘暖四周,但時而吹來的冷風仍教她身子微微顫抖。

  感受冬天的寒冷,她瑟縮身子站在一角,一雙漆黑大眼,仍不停在四周人群裏梭巡著。

  沈語禾拉高紅圍巾擋去些微冷風,再伸手將帽沿拉下覆蓋住額頭。

  只是想了想,她又推高帽沿。因為她擔心帽沿太低蓋住了臉,他會認下出她。

  眨若清亮眼眸,沈語禾懷著希望一次又一次的梭巡著經過眼前的男人。

  她找著,找著那已消失近兩年的熟悉身影。

  雖然去年沒找到,但今年她會找到的。

  雖然上個月沒找到,那她相信這個月她就會找到;就算昨天還是沒找到,那今天——今天她一定可以等到!

  凍紅的臉龐,紅唇緊抿,黑瞳閃爍希望光芒,「小姐……」一個男聲在她耳畔響起。

  她愣了下,但才回過頭,看他一眼,她即又將視線移往前方人潮:「小姐,我可以請你喝懷咖啡嗎?」

  又是想搭訕的男人。面對陌生男人的邀請,她的回應足再次拉高圍巾,幹脆遮住自己的臉孔。

  「小姐,我常在這裏看到你喔,今天這么冷,你站在這裏會感冒的,我們可以到前面咖啡館坐一下。」

  「我男朋友等一下就來了。」一句淡得聽不出情緒的話,自她口中吐出。

  「嗯?對……對不起。」男人頓時漲紅臉,倉皇離去。

  轉過頭,語禾調移視線望向男人匆促離去的方向。

  假日的臺北東區總涌進一波又一波的人潮,經過她身邊的人也總是絡繹不絕,但她始終沒看到「他」的出現,卻一再受擾於陌生男人的搭訕。

  輕嘆了口氣她再次抿緊紅唇,也再次打起精神,回過頭,想再繼續尋他。

  突然,前方一個映人眼底的身影,教沈語禾全身猛地一顫。

  即使墨鏡遮去他大半容顏,但那冷酷輪廓,經常抿成一線的唇型,一直定她記憶中的樣子。

  是……是他……就是他!

  幽亮黑眸倏然瞠大,飛閃出一道耀眼光芒,難以言喻的狂喜心情染亮她的眼。

  他終於出現了,他終於知道迷了路,就要回到原來走散的地方等她。

  他知道了,他終於知道要回來了……瞬間,奪眶而出的滾燙淚水順頰滑落,溼了她凍紅的臉頰。

  她就知道他一定是迷路,找不到路回家!

  緊抿微顫的唇角,沈語禾佇立街頭,對著那不時回蕩腦海,而此時正穿過馬路的真實身影一再落淚。

  苦等七百多個日子的心酸,在這一刻全數涌上了她心頭。

  止不住淚水,她只能任由鬥大淚珠滑然滑落。伸出手,她哽著聲——

  「我……在這裏……我在這裏……」

  這時婚紗店裏一名女子注意到她的異樣,趕忙走出店門,快步來到她身邊,強拉住她。

  [語禾?」錢寶兒關心的看著她。語禾本來是她的客戶,但誰知道那個新郎卻在拍婚照前不見人影了。

  「我看到他了,我真的看到他了!」急抹去淚,沈語禾想追上前。

  她不能再讓他迷路,她一定要帶他回家。

  「真的假的?」錢寶兒是一臉的不信。

  那個爛男人都離開那么久,要出現早出現了,哪有可能到今天才出現?騙誰耶!精心描繪的媚眼,送了沈語禾一記白眼。

  管不了錢寶兒的反應,沈語禾只因男人越定越遠的身影而心慌焦急。

  她想推開錢寶兒,追上前去,但錢寶兒兩手卻緊抓著她不放;「你真找到那個負心人了門」看她心急模樣,錢寶兒瞠大了眼。

  「快讓我去找他,你讓我去找他!」沈語禾焦急的直想撥開寶兒的手。

  「那就快去找他呀,你怎還笨笨的站在這……嗯……」錢寶兒發現自己手裏不知抓了什么東西,低頭一看,頓時笑得一臉尷尬,趕忙松手放開語禾-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你快去吧。」壞人姻緣是會短命的。—見語禾朝前方直奔而去,錢寶兒即只手擦腰,對著櫥窗 擺POSE,自戀瞧著自己天使般的臉蛋,魔鬼般的身材。

  像她這么漂亮、這么優質,說臉蛋是臉蛋、說身材是身材的人,萬一就此香消玉殞,那絕對會是全臺灣俊男帥哥的重大損失。

  抬手隨意撥弄直發,錢寶兒驕傲而滿意的看著玻璃櫥窗上的自己。只是……

  「哎!語禾,等等我!」她差點忘了要幫語禾出氣的事。

  她一定要見見那個死不要臉的爛男人,然後記下他死不要臉的爛模樣,再來個錢娘教子,好好教訓他那死不要臉的爛行為,好為語禾這兩年的等待出幾口怨氣。

  「語禾等等我,我來幫你!」錢寶兒快步想追上前方的她;撥開一個又一個擋住視線的行人,沈語禾急抬手抹去一再蒙上眼的淚水。

  她不要讓淚水蒙朧了雙眼,她不要讓淚水遮住他的身影,她更下要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,讓她看不清楚他。

  只是淚依然滑落她的頰,依然模糊了她的眼,也依然快要遮去他高大身影:可不可以不要哭了?抿咬著唇,沈語禾張大淚眼,無視路人的驚訝,一邊抹著淚,一邊不斷撥開擋在她與他之間的人群,一再奔向就近在前方的男人。

  她想好好的看清楚他,想姦好的把他看個夠。

  快兩年了,她已經快有兩年時問沒看到他了!

  天!您可知我有多么的想他?想他想得心都痛了。

  像是感受到她心底的痛與悲,天,落雨了。那自淡藍天空斜飄而落的雨絲,像是她的淚一再沾上她的發、她的臉,也沾上她的眼……

  不想再次失去他,沈語禾不顧一切奔跑著。奔跑的身子帶動冰冷寒風,刮掠過她的發,也吹痛她淚溼的頰。

  在風中,在雨中,她噙淚水瞳一再追尋著那熟悉的身影。然而那生伯再次遺失愛人的驚恐,教她前奔的步子踉艙不穩,一再拉遠兩人距離。

  為什么他不是往她的方向來?為什么他要一直往前走?

  看著越走越遠的背影……她……

  「等我!請等等我!」她泣聲吶喊:「別走,別再走了,我就在這裏啊!」

  呼——呼——陣陣狂風呼嘯疾掠,卷起地上塵埃,也吹落枝上黃葉。

  風,一再跟隨著她,一再帶起落葉塵沙,也一再地在她身邊形成寒冷氣流,似想將她那凄然呼喊——

  等我,請等等我,別定,別再走了,我就在這裏啊……輕輕傳送進那讓她痛了心的男人心底。




第二章



那一年夏天,基隆海邊——

  「請問……請問這是哪裏?」他嗓音低沉而富磁性,但他嚇到她了。

  沈語禾—臉驚嚇,往旁邊移一步。

  習慣在早晨來這看朝陽的她,才回過頭,就看見身後不知何時,多了一個陌生、衣衫臟污黏皺而又狼狽的男人。

  他看起像是在海裏遊了一大圈,神情有些疲累。

  雜亂含沙的發遮住他寬高的額,他鼻梁高挺的臉龐俊酷有型,一雙黑沉眼眸似滿載心事而顯陰鬱,但卻也如海洋般的深邃迷人。

  「基隆。」她沒想到一早就有陌生人闖進這隱密的一角。

  她看他,他也看她。她是以好奇的心情看他,但他卻在提防著她應該是她防他,才對吧?沈語禾一臉莫名的看著他。

  「你打哪來的?怎么一身……」狼狽。她止住了口。

  在這裏生活二十二年時間,她知道這海邊鮮少會有遊客來玩,所以他出現在這裏顯然不合常理。

  「……」男人擰眉,猶豫該怎么回應,他該直接告訴她實情,再向她尋求協助,但一種像是與身俱來的防備心,與此時面對周遭的不安全感,卻教他選擇隱瞞一切。

  「我和朋友走散了。」在他無法確定「自己」之前,他什么也不能多說。

  「你迷路了?」

  「這——」他臉色泛紅,點了頭。

  驀地,她輕笑出一聲。雖然她看得出他眼底的難堪,但她真的沒什么惡意。注意到他雙手空空,沒帶什么隨身物品,她有些好奇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指著他空空的兩手。「就這樣嗎?」

  沈語禾越看他越覺得像是居無定所的流浪漢——沒行李,—身邋遢,人又倦又累,對她還一副防備模樣,不是流浪漢是什么?

  她想他可能是遇到人生事業挫折或感情失意,所以才會選擇這樣的自我放逐;「這樣?」他不懂的看著自己雙手,想開口問清楚她的意思,但……他餓了、一聽到他肚子咕嚕嚕的叫聲,沈語禾低下頭輕笑出聲。

  只是笑得再小聲,他也聽到了。漲紅臉,男人轉身就走:「喂,我煮了粥,你要不要吃?」她急出聲喊住他。

  男人腳步頓住了,似在猶豫。

  自醒來後,他就沒有正常進食,而現在,他真的很餓很餓、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走到他面前,她側看著他意外凝重的酷顏,她有問什么很私密的事嗎?她不過就問他的名字而已。

  「我叫沈語禾,三點沈,言五口語,稻去舀邊禾,你呢?」她再問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他不僅猶豫,還神情不定;而且,他的眼神還透露著些許不安。

  不安?她不懂。

  [岩石。」他看見一旁的岩石。「嗯?什么?」

  「言石,言語言,石塊石。」他指著岩石,這樣的告訴她。

  「嗯,那走吧。」知道了他的名字,語禾在前帶路,想帶他回家吃早餐。

  如果爸爸看到她帶流浪漢回家吃飯,一定會念她的,但……沈語禾轉頭看他,想著他眼底的不安,想著他一身狼狽,兩手空空的出現在這裏,讓她有些於心不忍。只是一頓飯,應該沒關係吧。

  「這樣方便嗎?你家人會不會……」跟著她瘧了幾步,他忽然停下腳步。

  她笑揚眼。他這人還不錯,會設身處地為她著想。

  「你是壞人嗎?只要不是壞人就沒關係。」語禾笑著問他。

  言石蹙眉認真思考她的問題。只是他不能確定,因為他不知道自己以前……

  「我的天,這問題你還要想?」見他真的思考起問題,沈語禾失聲笑道。

  「我……」他神色有些驚慌與窘困。

  「你如果想當壞人,恐怕還得再訓練訓練,快走吧。」她笑著加快步子。

  雖然說知人知面不知心,但他看起來真的沒有壞人的樣子,倒像是只迷了路的小羔羊。

  「吃過飯,你可以先打電話聯絡朋友還是家人,讓他們知道你很平安。—

  入耳的建議教原已跟上她腳步的言石,突然放慢了行走速度。

  看著一再走在他前方的纖細背影,他神情僵凝。

  「快點。」發現他又遠遠落後,沈語禾幹脆轉身拉起他就往家門快步跑。

  「快走吧,不然你的肚子又要叫餓了。」她等一下還得上班,可沒時間和他慢慢走。

  他才走進院子,即刻引來沈家左鄰右舍的圍觀。

  她看得出言石面對眾人眼光顯得相當不自在。

  「大家只是好奇而已,沒什么惡意。」語禾一邊安撫他的情緒,一邊幫他添了碗粥。「快吃吧。」

  她以為吃過飯後,言石會急著打電話聯絡朋友或家人。但他卻問她附近有沒有房子出租,有沒有工作能做。

  他說他喜歡這裏的環境,所以想先暫住在這裏一陣子。

  問他不回家可以嗎?他說沒關係,因為他家裏就他一人而已,至於朋友,他會再找時問聯絡。他的回答印證了語禾心底對他流浪漢身分的猜測。

  沈父看他一人只身在外,於是借了衣眼給他。

  沒想到見他梳洗前後判若兩人,沈父看他氣宇不凡、豐採優雅也蠻有規炬禮貌的,就答應將家裏一問空房租給他。

  只是對於粗重工作,言石卻顯得相當陌生與下在行,適應力好像有些差。

  而他似乎也對周身一切都不怎么在意——除了報紙外。

  因為他每天一早醒來,就急著翻看當天報紙所有版面,但這習慣也只維持近兩個月時問而已,之後他便只看財經版的新聞。

  直到一天,言石發現自己對股市的研究有事實驗證後,便要求語禾找時間到證券公司開戶。

  「為什么你不用自己的名字開戶?」她不懂。

  「這……」他眼神閃了一下。「我沒錢。」

  「我可以借你。」她這樣提議,但他說不用這么麻煩。

  這樣會麻煩嗎?

  「可是——」她心底有姦多疑問,但卻總問不出口。

  因為言石總是打斷她的疑問,不讓她問太多的事,一再地想辦法避開她對他的疑問。

  「就當這些錢是我先跟你借的,以後我一定會還你。」

  他要立借據給她,但看他一臉的真誠,她卻不好意思收下,而只以口頭約定。

  而一切就像他說的,他很快就以買賣股票的獲利金,還了向她借的錢。

  自此以後,他投入股市的錢全是他賺來的;那么,對他,她是不該再有太多疑問。

  只不過,這樣會賺錢的他,卻有個令人發噱的地方——不會認路的他,有習慣性的迷路問題。

  即使是已經走了幾個月的路,即使出了家門馬路就那么一條,言石依然有本事可以把自己弄丟。只不過,他一直掩飾的很好,直到一天——過了晚飯時間,還不見言石人影,語禾有些焦急。

  「爸,言石有說要去哪裏嗎?」她站在門口,直向外邊張望著。

  「沒有,不過他好像下午就出去了。」沈父搖頭。

  「下午?」沈語禾擰了眉。「他會不會迷路了?。」

  「不會吧,都那么大的人了,哪有可能迷路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她也覺得不會,但言石到現在還沒回來也是事實。

  記起第一次兩人見面時他迷路的事,沈語禾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  「爸,我出去買個東西。」她找借口。

  沈父才點頭,沈語禾已經心急快步跑出家門。

  循著大街夜市方向,她一步步走,也一再注意四周擦身而過的路人。

  來到街上最熱鬧的地方,她繞過一條又一條的巷子,走過一攤又一攤的小吃。

  只是她越找心越慌,如果言石是去找朋友就姦了,但他在這裏根本就沒有那種可以聊到這么晚的朋友。

  眼看時間已經越來越晚,沈語禾就越焦急。她擔心言石今夜真得在外面過夜,突然,前面一個熟悉身影抓住她的視線。

  沈語禾定眼一看,發現是他。頓地,她笑開顏。

  言石就站在前面公用電話前,一臉酷冷,死命瞪著藍色話筒。

  「言石!」她笑著大聲喊。他二正沒帶錢出門,才會這樣瞪著公用電話出氣。

  聞聲,言石 轉過頭,急急搜尋著聲音的主人。

  「語禾?」他喊得不甚確定。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出現幻聽了。

  打從確定自己又迷路的那一刻開始,他已經聽見語禾近一百次的呼喚。

  只是,每次一轉頭,他就發現他又讓自己給騙了。

  「我在這裏!」隔著逛街人潮,沈語禾開心的朝他猛揮雙廠。

  「真的是你!」遠遠地,他看到她小小的身子。

  言石情緒頓時激動的朝她快步奔近。推開擋路的旁人,言石情緒亢奮地一把就將她緊緊抱在懷裏。

  環抱住她的雙臂有些顫抖。語禾總會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,出現在他眼前,總可以為他帶來溫暖與感動,還有安心。

  他無法想象數月前在海邊的那一天,他若沒遇到她,他現在究竟會在哪裏?

  她像是他生命裏的奇跡,能遇見她,他再也別無所求。

  「言石——」

  他的激動擁抱,教語禾臉頰徘紅,再見四周人群一再向兩人行注目禮,沈語禾連忙出手想推開他。

  但是言石卻說什么也不肯放開她。他緊緊地抱著她,感受著她的真實。

  「我……我身上沒帶錢,又沒看到認識的人。」他抵著她的發,說了幾句。

  「沒關係。」

  「有關係,當然有關係!」他激動道出心底秘密:「因為我又迷路了!」

  迷路?沈語禾愣了一下。他還真的迷路了。

  「你怎不說話?」他終於松開手。

  「我……沒關係,只是迷路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」她連忙出聲道。

  「可是!—」其實他已經有過幾次迷路紀錄,只是之前幾次他都可以碰到熟識鄰居,只要他緊跟著他們走,就可以順利回家。

  但今天沈家所有鄰居,好像都躲了起來一樣,一個也沒看到。

  「下次注意點就好了。」感覺到他心情的激動,語禾輕聲安撫著他。

  入耳的柔聲安慰,漸漸平息言石激動情緒。———只是激動情緒才褪,他又漲紅了臉,一臉羞愧。他以為可以永遠瞞住自己迷路的事,但剛才他什么都說了。

  萬一其它鄰居也知道,那他豈不丟臉丟大了?

  「語禾,你……你會不會告訴別人,我今天迷……」他神態窘困。

  見他一臉尷尬難堪,沈語禾笑著搖頭。

  「放心,我不會的。」她給子保證。

  言石松了口氣。

  「在外面這么久時間,你一定餓壞了,我先買水煎包讓你填填肚子。」

  沈語禾從口袋裏掏出一些零錢。

  「不要,我習慣吃你煮的,我們快回家。」他搖搖頭。

  拉起她的手,言石就想往回家方向走。

  「嗯。」語禾紅著臉,直低頭瞧著自己教他給緊牽握住的手……

  跟著言石走了一大段路,她才拾起頭,就發現他們走的不是回家的路。

  「我們要去哪裏?」她一臉納悶。

  「回家。」他繼續拉著她快步往前走。有語禾在,他不用再擔心會迷路。

  「回家?可是……」她轉身想指後面方向。

  走到小十字路口處,言石停下腳步。他左看右看,一樣分辨不出沈家方向。

  他早想學著自己認路,但他什么都可以記住,就是有關路名的一切,不管他再怎么記也記不住。

  他也問過人,但是對方說的和他走過的,往往差了一大截:他還想記住一些較特殊的目標建物,但這裏的房子建築差不多都長得一個樣。

  言石一臉挫敗,瞪著二芳的黃燈號志。

  「哦:男生牽女生,羞羞臉。」

  聽到戲笑聲,言石轉過頭,一看是住沈家隔鄰的小男孩就狠眼瞪去。

  早不出現,晚不出現,他都迷路這么久了才出現,還笑他羞羞!?

  「要你管!」他咬牙道。

  「哇!言哥哥臉紅生氣了。」小男孩一點也不怕他,還嘻皮笑臉的。

  見他似乎真有些動氣,沈語禾趕忙笑著打發小男孩。

  「我們快回家吧。」一看他還怒眼瞪看早巳跑遠的小男孩,沈語禾笑搖了頭。

  「嗯,那……」他點著頭,但卻一下看看前面紅綠燈,一F看向天上星星。

  「言石?」她輕扯他的手。

  「我們要往哪個方向走?」他臉紅了。

  就算沈語禾沒有四處宣揚他常會迷路的事,但近來一心想盡快學會認路,而時常外出的言石,卻也在無意中暴露了自己的秘密。

  而沈語禾也漸漸由一開始的擔心獨自四處找人,到後來鄰居只要發現他是單獨一人在外閒逛,就會好心而主動的把他送回沈家。

  從此以後只要他忘記帶錢就獨自出門,沈家大門前就經常可以聽到——

  「語禾,我找到那塊笨石頭了。」沈父在離家五百公尺處的小竹林裏發現他。

  「小禾,失物招領羅。」隔鄰大嬸笑嘻嘻的朝沈家大門喊。

  「語禾姊姊,你的限時包裹。」沒隔多久,鄰居讀高三的女兒也揀到人了。

  「阿禾,送夫娘娘來了。」街上有名的媒人婆,笑扯著讓她半路碰到的言石。

  「沈語禾小姐,收貨羅。」開貨運行的老李露著金牙,呵呵直笑,「沈姊姊,外送人肉大披薩。」披薩店的工讀生小陳,把言石當披薩送到家。

  每聽到街坊鄰居這樣喊,沈語禾總是想笑,但卻又不敢笑出來。

  她一直都知道言石對自己的習慣性迷路感到困窘,但,他就是認不來。

  因為他走路時,常會不自覺的繞著圈圈走,就像鬼撞墻一樣,再怎么走也總走不出一條路。最後,他就只能停下腳步,待在原地,等待熟人出現再跟。

  這一天,語禾一下班回家沒看見言石人影,隨便想也知道言石九成九又迷路了c匆忙走出房間,她想上街找人。

  「沈姊姊、沈姊姊!」一聲稚嫩的叫聲,傳進沈家大廳。

  「華華,姊姊有急事要出……」她愣看大門前小女孩與大男人的拉扯。

  念小一的華華雙手緊緊抓著言石,說不放就不放。她是打跑班上一群臭男生才搶到他的,怎么可以讓他這樣就跑了呢?他至少也要讓沈姊看到,她才要放人。

  小女孩抬起烏青臉孔,惡狠瞪著一再想擺脫她的大男人。

  「還動?你再不乖,下次我就把你跟小烏龜一塊丟到海裏放生!」她出言恐嚇。

  「呃?」語禾張大眼。放生?

  語禾……」看到語禾出現,言石顏面無光,眼底有著難堪。

  「沈姊姊,今天是我把言哥哥帶回家的喔。」小女孩一臉驕傲,而得意洋洋的向沈語禾邀功。哼哼,從今以後,看誰還敢說她家沒人揀過言哥哥。

  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真謝謝你。」看著臉色難看的言石,沈語禾趕緊轉身拿來桌上一盒餅幹遞給小女孩。「華華,姊姊請你吃餅幹,但要回家才能吃喔。」

  一好,謝謝沈姊姊。」小女孩毫不客氣收下。

  臨走前,小女孩拾起頭瞟一眼言石,又看向沈語禾。「沈姊姊,為什么你家的哈裏都不會走丟,言哥哥都這么大的人了,還一直走丟呀?」

  「你知道嗎?我們班上同學幾乎都揀過他了耶!一一這……真的嗎?」雖然是實情,但她也不敢笑的太明顯。

  「沈姊姊,你要不要也買一條鏈子給言哥哥?就像綁哈裏那條一樣。一言石聞言色變。

  然而,小女孩並沒發現有什么不對,她繼續說著一勞永逸的辦法——

  [逗樣以後你和沈伯伯出門不在家時,就可以把言哥哥栓在柱子上跟哈裏一塊作伴,這樣他就不會再四處跑、四處丟了。」小女孩認真建議著。

  言石狠眼死瞪一臉天真的她。

  突然,小女孩一抬頭,就看見言石一副想把她吊起來毒打的模樣。

  言哥哥!你怎么可以這樣瞪我!?今天是我帶你回家的耶,你如果再瞪我,下次你要是迷路了,我就不理你,讓你一個人在外面哭。」小女孩大聲威脅恐嚇:沈語禾趕忙拉進言石,一邊陪著笑瞼。

  [言哥哥怎么會瞪你呢?他不會的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小女孩不怎么相信的瞪看著臉色陰沉的言石。

  「真的真的,你快回去吧,不然你媽媽會擔心的。」

  「好,那我回家了,沈姊姊再見。」說完話,小女孩轉身跑開。

  看著遠去的小小背影,沈語禾松了好大一口氣。

  只是,轉身沒看見言石,她知道言石一定又生悶氣了。

  其實他什么都好,就只是不太會認路而已,而對他這樣一個下算缺點的缺點,左鄰右舍也大都習以為常,早已見怪不怪。

  但對自己一再迷路的事,她知道言石始終是介意的。

  讓人一再發現他的無助,他自尊心嚴重受損。



第三章


他變得沉默不語,也不再出門。就算語禾找他一塊上街,他也拒絕,他將自己的活動範圍限制在沈家。

  「別這樣,只是迷路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就不要再想了。」

  這天,語禾一下班回家,還來不及放下身上背包,就將他強拉出大門到海邊;[言石,別這樣嘛。」踢著沙,她時而側過頭看他無笑的俊顏。

  對他,她說了好多好多的話,但他依然低頭不語,沉默的與她並肩漫步沙灘。

  [言石?]她想逗他開心,但是他心情真的很沉重。

  「他們也是好意,大家都很熱心,沒什么其它意思……」

  她不知道自己還要說多少話,才能讓他有所回應。

  「看你這樣子,我好擔心。」停下步子,她看著跨出步子的他。

  回過身,他凝眼望進她的眼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帶有歉意,他走向她,將她輕擁入懷。「真的對不起。」

  聽到他開口說話,沈語禾終於放下懸於心口的重石。

  「沒關係,只要你沒事就好。」她笑開顏,也記起自己拉他出來的目的。

  沈語禾快速卸下身後背包,打開暗扣,拿出她在午休時間趕到通訊行拿回來的訂購手機。

  「送你。」綻著笑顏,她雙手捧著盒子。

  「這是……」言石驚訝看著盒上的手機圖示。他記得這款銀色手機價值高昂。

  「上次你看電視時,不是說這款手機很不錯嗎?所以隔天我就找街上的通訊行老板幫我調貨,不過這款手機很搶手,一直到今天他才幫我拿到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他沒想到她競這樣在意著他當時隨口的一句話。這只手機是真的很不錯,但現在的他根本用不著。

  「我也給自己買了一支。」她拿出一支款式較為普通的手機。

  「為什么不買同款的?」

  「因為我比較喜歡這款。」她早料到他會這樣問,答得十分順口,但同住一個屋檐下這么久時間,言石怎有可能不知道她的習性,而讓她隨口一句蒙混過去?

  [是嗎?不是舍不得為自己花錢?」長久以來,她總是把好的東西留給他,還有她爸爸。

  「我又沒什么人要聯絡,有手機也只是方便而已,能打能聽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那我呢?為什么要買這么好的手機送我?」他靜凝著她。

  海風拂揚起她的發,掠過她的眼。

  「你那么會賺錢,用好一點、有價值一點的手機也是應該的。」她笑著。

  她的笑總是如此簡單,也如此單純,但卻也那樣的真,那樣的美。

  他拾起手為她撩過長發。

  「有了這支手機,以後只要你人在外面,我就可以聯絡到你。」她想了一下,又繼續說:「萬一有誰想帶你回家,你也可以告訴他們說你是在等我。這樣不管你人在哪裏,我都可以自己去找你,你也不用再擔心以後出門會迷路。」她笑亮眼眸。

  其實她早想到這個辦法,但她一直以為他可以慢慢試著認路回家。不過現在,都這么長一段時間了,事實告訴她,言石就像這海邊岩石一樣,只能定在原地等人發現他的存在,而難以自行移動。

  想起他的迷路,沈語禾禁不住地笑出聲。

  「我是不是讓你很頭痛?」她總是為他設想周到,總是教他無法忽略她的姦。

  她愣了一下,繼而搖頭。

  「不會,只是找不到你,我會很慌。」她苦笑著。

  看她一眼,言石輕摟著她的肩,與她一同漫步前行:「唉……」一聲長嘆自他口中嘆出。

  「為什么嘆氣?」她側過容顏。

  「有件事,我一直——」

  「怎不說了?」她等著他再次開口。

  「沒、沒什么,我只是想,如果你沒有看日出的習慣,還是那天你沒來海邊,不知道我們還會不會相遇。」

  「這……這我也不知道。」她笑著緊挽住他的手臂。「但我就是有看日出的習慣,那天我也到海邊,也遇見了你。」

  「嗯。」擁著她,他淡淡一笑。

  仰望他俊酷臉龐,語禾強烈感覺到他略顯陰鬱的黑眸裏,藏有許多她不知道的秘密。

  「言石,你……」

  「嗯?」他低頭俯視她清澄眼眸。

  「去年夏天,你怎會到這裏?你跟朋友是怎么來這裏的?」

  記起以往不曾在意的問題,語禾脫口就問。她想多知道一點他的事。

  「這裏的海邊不是風景區,一向很少會有遊客出現,那你怎么會在這裏?」

  「這……」他沒辦法回答她的問題。

  「就快一年了,我姦像從來都沒看過有朋友來找你,你那些朋友呢?」

  「太久沒聯絡,都散了,沒什么特別交情的就是這樣。」他眸光閃爍。

  「散了呀?」語禾喃喃念著,忽然她又抬起頭,一臉的好奇:「那當時你們是打算要去哪裏?」這幾年來一直很流行環島旅行,不知道他們是不是;她眉眼噙笑,等著言石的回答。

  但,怔視她的眼,言石心底卻沒有任何的答案。因為若沒遇上她,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會在哪裏。

  直視她清亮含笑的眼,言石 地抬手輕撫她粉嫩臉龐。

  她該算是他人生中的一個意外,一個將他即時導入正軌的美麗意外。

  也或許他在這裏出現,甚至遇上她,全都是天意。而既是天意,那,他又何必在意過去的事?

  天意?他淺薄雙唇微揚起一絲笑意。能遇上她,他確定自己樂於遵從這天意。

  「就有你的這裏。」勾抬起她的下頷,他抿唇一笑,「嗯?」沈語禾直望著言石低俯而下的俊顏。

  「我就是來這裏認識你……」他笑吻上她因驚訝而微張的柔潤紅唇。

  「你——」那觸上唇的親昵,教沈語禾愣張大眼。

  雖然言石常會有摟她的動作出現,而她也偶爾會有緊挽著他臂膀的親密,但,這吻……驀地,她臉頰羞紅。

  雖只是輕輕一吻,可,輕觸著他溫柔的唇,她好像也觸到了他的心……她知道言石已經習慣這裏的生活,也將一切生活重心都放到她身上。

  至於她,也在不知不覺中將心擺放到他身上。

  那天進一步的接觸,讓兩人感情逐漸加溫加熱。而鄰家大嬸只梢用眼角一瞄,就知道兩人感情有明顯進展,沒幾天時間,大街小巷都傳著兩人就要結婚的消息。

  「語禾,什么時候請吃喜餅呀?」上街買菜碰到她,王媽媽趕緊卜前問。

  「這……」第一次被問到,她紅著臉,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  「小禾呀,啊你那個他呢?」鄰家大嬸掩嘴直笑。

  「他……他……」再被問到,她臉又紅了。

  「阿禾,這個媒人一定要給我做呦。」一天下班回家,媒人婆笑著堵住她。

  「語禾姊姊,你男朋友呢?怎沒看到人?」

  「語禾,明天我兒子請喝喜酒,你別忘了找那塊石頭一塊來沾沾喜氣喔。」

  「喂!石頭,聽說你把到人家沈小姐啦?」送完貨正要同家的老李,遠遠看到散步的兩人,踩下煞車扯開喉嚨就大聲問。

  「言哥哥,你跟沈姊姊什么時候結婚?」小陳看到兩人進店買披薩就趁機問。連續幾天聽到類似的詢問,沈語禾已經快招架不住。

  「哎!沒有啦,你們不要隨便亂說。」她紅著臉叫道。

  她看向掏錢付帳的言石,希望他能出個聲梢梢解釋一下。

  但見她羞紅臉龐,言石倒像事不關己一樣,就只是笑而不答腔,「真的沒有嗎?」小陳一臉不信,再加注一句:「你們都住———那么久了」

  「我們哪有住一起,我……他……哎!小陳,你別鬧了,」她漲紅臉。

  說沒住在一起,言石卻是他們家的房客,但說只是房客,雨人的感情又已晉升到男女朋友關係。一時之間,沈語禾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對小陳解釋。

  「都是你啦!」瞪向一旁看似得意的言石,她腳一跺,轉身就走入披薩店。

  「哎!別走啊你!」接過披薩,言石急忙追出去。

  才出披薩店,他就看到語禾停在十公尺外,氣鼓雙頰,死命瞪看著他,「真的生氣了?」帶著笑意,他走向她。

  「也沒有啦。」瞬間,她像泄了氣的皮球。「只是他們一直這樣說,我……」

  「嫁給我不好嗎?」他突然問。

  沈語禾愣了一下,隨即發現他閃於眼底的捉弄。

  「我怎么會知道?我又沒嫁過。」她故意道。

  「想想嘛。」

  「還想?撇清都來不及了,我哪還敢想?我們又沒有要結婚,現在我被說成這樣,以後誰還肯娶我?」她唇角噙笑,偷瞄著他。

  「你還想嫁別人?」他一愣。

  「你說呢?」她丟給他三個字。

  「我不準!」似宣告所有權,言石一把就將她扯進懷裏,當街吻上她的唇。

  「你!」她瞪大眼。

  「看現在還有誰會打你的主意。」他笑的得意。

  他相信再過不久,他當街吻了語禾的事,一定會傳進沈家鄰居耳裏,最好遺傳到語禾上班的公司。這樣他就不用擔心,會有不識相的情敵半路殺出。

  「哎!你真是……」沈語禾又氣又羞的。

  注意到四周人群對言石與她的注意,她臉色紼紅急急低下頭。

  「別生氣了。」看她又一臉窘困,言石笑摟著她一路往前走,發現她一直低垂著頭,他失笑出聲。

  「你真的要這樣跟著我走嗎?萬一我又迷路了,那……」

  聽他一說,沈語禾急忙抬頭望向四周,確定他走的路是正確的。

  「你對我還真是有信心。」他故作生氣狀,空出手,敲了她的頭一下。

  「對不起,我……」她擔心他又生悶氣,急忙想道歉。

  但,語禾發現他眼底有著笑意。

  「我還以為你生氣了。」知道他只是裝裝樣子嚇她,沈語禾笑眼一瞪。

  「對你,我永遠不可能生氣。」低俯下身,他俊顏噙笑,在她耳邊輕聲低語,「你……」微仰徘紅臉龐,她凝笑望進他黑亮眼眸,「嗯。」

  映著落日柔和霞光,她黑柔發絲迎風漫天飛揚。細看她清亮有神的大眼、噙笑的唇,他心微微悸動。

  他希望自己能與這樣的她永遠在一起,但……

  「語禾——」

  「嗯?」她笑顏不變。

  「如果有天我又迷路了,沒法回家……」牽握著她的手,他漫踩霞光道路。

  「你放心,我一定會找到你。」她直接說道。

  「要是找不到呢?」

  「找不到?」她笑著直搖頭:「哪有可能?我們有電話又有手機可以聯絡,而且這地方又沒多大,當然一定找得到。」

  「那你會找我多久?」靜凝泛染霞光的天空,他的心似也飄得好遠。

  他希望她可以找他一輩子,但這樣,他會不會太自私了?

  「這……」她微蹙柳眉。

  「兩年吧,如果你有心,那就找我兩年吧。」他突然轉身看她。

  「兩年?」她愣住,卻也及時發現言石眼底閃掠而過的一絲黯然。

  「我也給自己雨年時間,如果這兩年裏……」他深邃眼眸緊疑吾她,開口說著一句句讓她難以理解的話語。

  「言石你……」看著眼前一張一闔的薄唇,聽著傳人耳的話語,沈語禾只是睜大眼眸愣望著他。

  言石到底在說什么?為什么她一句也聽不懂?

  什么選擇遺忘?什么重新開始?什么回不來?又什么陌生人的?她下懂,她不懂言行為什么要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。

  只是每聽他說一句,看著他略微凝重的臉龐,語禾就覺得.自己的心又往下沉了一些。

  「如果我在兩年裏都回不到這裏,只怕一切事情都已經有了變化,而我也可能不再是我;那,就算幾年後,你等到我的人,恐伯也等不到我的心……」

  等不到他的心!?沈語禾驀瞠黑瞳。

  「什么意思?你這話是什么意思!?」緊抓住他的手,她內心惶懼不安。

  發現她眼底的驚懼與恐慌,言石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么。

  「那是指如果有一天我又迷路了,還笨得回不到這裏。」他黑眼一瞇,出手就痛擰她高挺鼻尖,「沈語禾小姐,你對我還真是有信心呀!」

  「哎!你!?」

  看見他眼底笑意,她頓時安心不少。

  「快放手啦。」她笑叫著,想拍開他的手。

  「不準對我這么沒信心,聽到沒有。」松手之前,他又故意揪擰了她一下。

  「誰讓你要那樣嚇我。」她笑眼瞪道。

  「只是順口說說而已,瞧你嚇成這樣。」他俯下身,笑吻著被自己擰紅的鼻尖。

  「誰讓你沒事說這些的,以後不準你再說了。」

  「好,不說就不說。」他笑著空出手,為她梳順額上的劉海。

  「嗯。」得到滿意的回復,語禾再次綻開笑顏。

  只是,他真的只是順口說說而已嗎?一切真的都沒事嗎?那,為什么看著他似隱藏多重秘密的容顏,她的心……會慌?

  那天所談的話,真的就像是言石順口說說的而已。

  他沒再提,而她也下再開口問,兩人同時選擇遺忘「兩年之說」的敏感話題。

  時間一天一天的,兩人的感情也甜蜜得數人羨慕。

  每天早晨他總陪著她到海邊看朝陽升起,吃完早餐,他會送她到公司上班,而為預防迷路情形發生,她總也要看著他搭上計程車回家才安心。

  而一到下班時間,言石又會自動出現在公司門口——

  「小禾,你先生來接你了!」坐在最外面的總務,朝裏邊生管課大聲喊。

  「謝謝。」言石笑著點頭。

  「嘻,別客氣啦。」真是養眼。多看帥哥幾眼,總務小姐吃吃笑。

  沒多久,言石看見語禾匆忙走出辦公室,又羞又急的拉著他就快步跑。

  「你怎又讓她這樣隨便喊,我都快變成公司同事的笑柄了:」轉過一個彎,她終於停下腳步,回身瞪他。

  「有什么關係?這樣其它男同事,才不會打你主意。——他說得理直氣壯。

  「你!」真的拿他沒辦法。笑搖著頭,她挽著他的臂膀,唇角輕揚與他同踩夕陽散步回家。

  仰望天上雲彩,她看著頂上一片落日餘暉。自從他出現之後,她總覺得自己的世界被改變了。

  雖然一樣是朝陽升起,夕陽沉落,冬去春來,但有他的日子,她周身一切部變得極為美好而甜蜜。

  除了上班時間外,她與他總是膩在一塊。

  他喜歡與她一塊到海邊散步,喜歡撫著她的臉龐告訴她,能遇見她是奇跡,他會珍惜一切有她的日子。

  而她喜歡聽他說話,喜歡聽他以低沉磁性的嗓音說著兩人的未來;也喜歡他緊擁著她的感覺,那種感覺就好像她是他生命中的唯一。

  那一刻,她的心真的就是這樣認為——她是他的唯一。

  雖然言石從沒說過喜歡她或愛她,但從他的言行舉卜裏,她深刻感受到他對她的在意與珍惜。

  即使她總感覺某些地方下對勁,但看著鄰人口中出色的他,石著一再將所有心思放到她身上的他,看著已適應周遭一切環境的他,她不知道到底有哪裏不對勁。因為對她而言,言石絕對是個完美的男人。

  「在想什么?」他發現語禾竟望著他出神。

  「想……」她紅著臉,坦言說道。「想你是我心中完美的男人。」

  「而你是我人生旅途中,一個完美的意外。」他腳步頓停,凝看她的眼。

  完美的意外?」她不解。

  「不只是個完美的意外,而且還是一個美麗奇跡。」輕撫她的頰,他笑著。

  他希望,也極想永遠留住這個完美意外,及美麗奇跡……

  情人節那夜,在美麗月光下,他為她套上一只白金環戒,也要地為他套上一只同款式的男戒,甚至——

  「這輩子,你是別想甩開我了。」朝她亮著指上對戒,他眼含笑的警告著她。

  泛染心頭的甜蜜,教沈語禾既羞又感動。

  「是你自己要把我揀回家,活該你要讓我纏一輩子。」

  「不公平,我要上訴。」

  「對不起,抗辯無效,上訴駁回。」他笑吻她的唇。

  「不行,我要找林叔叔申冤。」她提到在律師事務所上班的鄰居。

  「來不及了,我已經和他老婆說好,幫她賺進五萬,她就讓他先生免費當我的法律顧問。」他一臉的得意。

  穩扎穩打的股市投資策略,讓他獲利不少,也讓沈家一些鄰居賺到小錢。

  一你連他太太都收買了?。」

  林太太是有名的勢利難纏,而林叔叔則是街坊間有名的愛妻俱樂部會長。

  「收買?我只想收買你—人。」一轉身,他出其不意地將她壓靠上一旁岩石。

  岩石遮去淡柔的月光,她怔眼望著他分外沉亮的黑眼。

  「言石……」她心跳加速,臉頰泛紅。

  他低下頭舔吻她的唇,溫暖手掌在她窈窕曲線上輕觸遊移。

  吻著她細嫩耳垂,啃咬著她白皙頸項,他的手採至她身後往下滑移,捧握住她的臀,將她緊緊壓靠向自己。「言石,你……」她神情慌亂,手足無措。

  「別害怕,我不會傷害你。」

  不似以往的輕吻,他加注了激情與渴望,吮吻著她的唇,還有她的舌。

  「我會等到結婚那天,但現在就讓我這樣感覺你,嗯……」

  「結婚!?」她張大黑瞳。清亮的眼眸,如夜空星子光芒閃耀。

  「嗯,嫁給我,好不好?」

  「我——」她的心跳得好快。

  「你不喜歡我,不愛我?」

  「不、當然不是!」她急搖頭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他黑眸帶笑,輕舔她的唇。「嗯,你好甜……」

  蹭著她的身子,他一再探舌深入她口中索取甘甜蜜汁。

  「語禾……」他輕聲問:「你會不會在意過去的我?」

  「過去的你?」

  「每個人都有過去,而我……」他有事情想告訴她,但卻又及時止住。

  她看得出他眼底的掙扎。

  「沒關係,如果你下想談過去,那我們就不要談,反正我要嫁的是現在的你。」

  她笑著這樣對他說。

  「不是不想談,只是我……」緊擁著她,他話聲又止住了,他想告訴她那件讓他始終深埋在心底的秘密,但是,自心底強烈升起的那股莫名不安,卻教他害怕自己會因此而失去她。

  他是該把心底的秘密告訴她,但不是現在。當下言石心底有了決定。

  在一切尚未成定局之前,在他尚未完全除去心匠的不安全感之前,他什么都還不能說。

  「言石?」

  沒、沒什么,我們回去吧。」他可以在婚後再告訴她。

  就這樣,他向她求了婚,一回到家,也立刻向沈父提起兩人結婚的事。

  只是當沈父希望能由他家裏長輩出面時,他——

  「不!」他斷然的拒絕,教沈父及語禾同感驚訝。

  「言石——」就連他自己也訝異這樣直接的回復,但他現在真的做不到沈父的要求。

  「對不起,我的意思是……是……」他情緒似有些不穩。

  「你是不是擔心他們會反對?」沈父終於開口問。

  「不是,只是我……」

  看著語禾眼底的關心與不安,言石不知道該如何說出自己一直存在的問題。

  緊閉雙眸,他平緩心底有些激躁的情緒,「只是怎樣?」語禾焦急看他;「也沒什么,只是我和那些遠親一點都不親近,也沒什么往來,所以……」

  輕撫她的臉龐,他想安撫她,也想褪去她眼底的不安。

  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  從言石對語禾的憐惜裏,沈父看出他對語禾的在意與真心;而他會不想找長輩十面商談兩人婚事,也許是因為他家庭背景讓他難以啟齒。

  畢竟打從以前到現在,他就從沒見過言石與朋友或親戚聯絡過。

  「如果很為難,那就算了,只要你是真心待語禾,那一切就隨你們了。」

  沈父的轉變,讓言石明顯放下心中一塊大石。

  「謝謝沈叔叔,我是真心對語禾的,你放心,我絕不會負她?」他許下承諾。

  看著女兒的甜美笑顏,沈父笑了笑,不再有其它意見。

  「嗯,那你們聊吧,我先回房間了。」

  一樁婚事就這樣談定。而有關婚禮的一切,舉凡下聘、訂喜餅、訂婚筵席、拍婚紗照等,言石都自己一手包辦,就連婚期他也決定在三個月之後。

  雖然三個月是有些久,但沈語禾一點也不在意。

  因為自有了言石的求婚與承諾後,其它一切,她都已經無所謂,她知道,只要言石是真心對她,她什么都不在乎,因為他的承諾早已成功消弭了她心底一切不安情緒;也因為他的求婚,讓她對兩人的未來釘了更美好的期待。

  每天夜裏,她總帶著笑意入睡,甜蜜的等著幸福日子的到來,但是——

  她從沒想到,自己最後等到的,競是他的離去……



第四章


她已經找了他七百多個日子,她再也不要再失去他!「言石,等我!」

  那一聲發自內心深處的悲痛泣喊,引人駐足四處尋望。「他」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淩亂的腳步,教沈語禾一路跌撞狂奔。

  「別走!你別再走了!」一奔到男人身後,她激動抓住男人的手。

  「你……」突然被扯住,男人轉過了身。

  透過墨鏡,雷法言一臉莫名看著身前的落淚紅顏。

  因奔跑心跳加速而張口呼吸的沈語禾,為四周寒冷低溫呼出一口口白霧。

  但,看著就近在眼前的俊酷顏容,她纖瘦雙肩頓然一震。

  她幽深眼瞳淚意再起,唇齒微顫。

  「你——」不解她淚水所為何來,雷法言擰眉望她。

  「喂!你還是不是男人呀?居然這樣欺負她!你……」才跑到兩人旁邊,還來不及喘口氣,錢寶兒一看語禾淚水直落,不問理由開口就罵。

  「我欺負她?」拿下墨鏡,雷法言一臉好笑的看向錢寶兒,錢寶兒雙眼頓然瞠大,猛退一步。哇!好帥。

  如刀刻般的顏容上,他一雙眼眸黑亮映人,兩道濃眉及淺薄雙唇,組合起來豈是一個俊字就形容得了?錢寶兒看得猛咽口水。

  真是要命!長得俊、長得帥的男人,果然不能當正餐,只能當當點心下午茶。

  記取自己多次經驗與語禾的親身經歷,錢寶兒在猛瞧眼前帥哥之際,不忘在心底警告自己。

  「小姐,你還沒說我是怎么欺負她的。」他淺薄的唇角斜揚勾起。

  回過神,發現自己正對著他流口水,錢寶兒頓時惱羞成怒。

  她右手一抬,怒指雷法言高挺鼻子,就大聲叫罵——

  「你一走就兩年時間,不是欺負她是什么!?:爛男人!看你長得一副人模人樣,沒想到心地這么壞,就光會欺負女人!」

  「我!?:,雷法言瞠大眼。

  「不是你,難道還是我啊?」想到語禾這兩年來,總在固定時問出現,就為等這個偽裝出一臉無辜樣的爛男人,錢寶兒是越想越氣。

  她怒焰高漲,高抬下巴,左手擦腰,右手食指一再地朝他寬厚胸膛猛戳猛點,不顧形象的擺出潑婦罵街架式,衝口再罵—;「怎么著?長得好看就了不起呀?就可以吃幹抹凈後拍拍屁股走人呀?爛男人,爛就是爛!」錢寶兒大聲護罵。

  尖銳的叫罵聲,一再引來過往行人的注視。

  「寶兒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沈語禾淚眼汪汪想阻止她。

  「為什么不要!?」見語禾這時候還想為爛男人說話,錢寶兒就越說越氣。

  「你不要再護著他,也不要再為他說話,這種男人爛就是爛!像他這種爛人,不給他一點教訓,還以為我們女人全都是弱者好欺負!」

  「不足。」沈語禾抿緊唇,搖著頭。

  罵得正順口的錢寶兒,哪聽得進沈語禾的話。

  「爛人!我告訴你,碰上我,你就要倒大楣了!」錢寶兒怒抬下巴。

  雷法言因認同她的話而點頭——遇上瘋女人是真的很倒霉,「看吧,連他都覺得自己夠爛。 看他承認的這么幹脆,錢寶兒就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罵他,根本就不過癮,要就多點人幫忙助陣。

  頭一轉,她看見也跑來湊熱鬧的門市小姐。

  「小玲你來評評理,像他這種狼心狗肺的爛男人,足不是就欠人罵、欠人打?」

  「對對對!」小玲猛點頭,順著錢寶兒的話繼續往下罵。「現在長得好看的男人,還真的是一個比一個爛。經理,像他這種爛男人就是欠人扁啦!」

  「就是說嘛,看你長得一副國際巨星樣的,沒想到居然這么爛,欺騙人家女孩子的感情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呦。」跟來看熱鬧的女顧客,也順口罵了幾句。

  旁人路見不平,紛紛出口相助——

  「真是可惜了那張臉!」

  「就是嘛,看你穿著打扮這么有品味,居然這么沒責任心!」路人出聲指責。

  「嘿咩,少年耶,你們臺北男人是不是部像你這么壞呀?這樣我那個在臺北工作的女兒也很危險耶。」剛從南部上來看女兒的歐巴桑一臉的憂心。

  錢寶兒站穩三七步得意的雙手環胸,一臉幸災樂禍看著被眾人唾棄的爛男人。

  只是剛才……語禾說什么不是?錢寶兒不解看著噙淚靜凝眼前男人的沈語禾。

  「語禾,你剛才說什么不是?不是什么?」

  「他……」看著熟悉的臉龐,看著俊美的容顏,她唇角微顫。

  相倣的五宮,相倣的臉龐,但他五官酷俊而狂放,他的眼眸狂野不羈。

  他不是「他」,不是她的言石。

  看著不是言石的他,她漆黑大眼再次蒙上清清淚水。

  一眨眼,她又落了淚。

  「語禾!」那一再泛出的淚水,嚇到了錢寶兒。

  她的淚在流,她的唇在抖,就連她的心……也在痛。

  「他……不是言石。」簡短幾字,再一次傷了她自己的心;到底,她還要等多久,才等得到言石歸來?

  都兩年了,為什么她還等不到他、找不到他?為什么他到現在還不回家?

  難道,言石真的忘了她?含淚望著神似的臉龐,語禾緊抿微顫的唇。

  「呃?」錢寶兒猛轉過頭,瞪向已被眾人唾棄的倒霉鬼。

  要死了!她剛才罵了那么多,這下……

  「你不是言石?真的不是?」錢寶兒心虛的直想鑽地躲藏,「小姐,給你二十秒時間向我道歉,否則,我就請律師跟你談。」

  聞言知是弄錯對象,圍觀路人臉色一變,一邊忙著趕緊閃人,一邊不忘兇狠賞給錢寶兒一記惡瞪。

  「先生,別生氣嘛,是誤會、誤會而已,解釋清楚就沒事了,哈——」

  眼看沒人可以幫自己,錢寶兒頓時笑得尷尬。

  尤其當她發現這個男人還越看越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似的,她心裏就更毛了。

  萬一他是店裏的客戶,還是客戶的什么人,那她很有寸能就會把財神爺給推出門,這樣她會很心疼的——心疼推出門的鈔票,「你還有十秒鐘。」雷法言當真計算起時間。「九秒鐘,八秒鐘……」

  道歉?向來能伸能屈的錢寶兒頓時笑得一臉燦爛。

  道歉不就是那三字真言嗎?

  國語就「對不起」,臺語就[今西累」,英語就是:」AMSORRY」嘛。這有什么難的?簡單得要命嘛!

  「哎呦,先生——」道歉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難。錢寶兒掩嘴直笑著。

  「對不起,今西累,」AMSORRYV啦。」反正從事服務業,她禮貌周到一點也是應該的。

  「就這樣?」雷法言挑眉看她。

  就這樣?什么意思?收起笑顏,錢寶兒瞇眼瞧他。

  「不就這樣,不然你是想怎樣?是你自己說道歉就可以的。怎么著?。你現在是想說話不算話,是不是?」

  「你以為——」雷法言想出言教訓她,但,一旁的輕顫言語卻是教他住了口。

  「對……對不起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請你原諒。」

  佇立冷風中,在神似言石的男人面前,她僵直著身子彎下廠腰,淚水也在瞬間滴落了地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見她滴落地卻濺上他黑亮鞋面的淚,雷法言擰眉不語。

  久久之後,他開口問——

  「你在找人?。」

  聽著入耳的詢問,看著直墜落地的淚,她心顫痛。

  「我問你是不是在找人?」他再問。

  緩緩地,她挺直腰身,噙淚凝進他的眼。

  「嗯,他迷路了。」她哽著聲。

  「迷路了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6232979 的頭像
q6232979

q6232979

q62329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